Wednesday, June 03, 2009

六四前夕在北京


六月二日經過天安門,天氣出奇地好,警察出奇地多,上網出奇地很多網頁都打不開。
在一個國內博客網上載文章,文中打著「北京天安門」之處變成「北京******」,「我到了天安門」成了「我到了*****」。
六四近了,大家都沒有忘記。

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六四」兩字,既是許多中國人念念不忘的日子,同時亦是中共政權和許多香港人之間,一個暫且解不開的心結。


LEO

wing said...

在一個統治者信心出奇地脆弱的地方,很多出奇的事也變得不出奇.

article19 said...

今晚維園有十五萬人出席,包括我;我們都沒有忘記。

brandon

八九六四 said...

廿年了!人民不會忘記,中共更不會忘記。大陸全國早已進入高度戒備,軟禁六四死難者家屬,嚴禁外國記者採訪,封殺 you tube,過濾互聯網… 連資訊都不得流通的國家,卻想上海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發夢冇咁早。香港人,你哋怕乜!

stephenson said...

怕就怕呢個政府繼續將傳媒業發配邊疆,

不是大埔,就是柴灣將軍澳,

有人材都唔想返咁鬼遠,日日來回2粒鐘,

懷念5台山既日子

p.s.本來西九可以是另一個新5台山....

鍾國仁 said...

柴灣將軍澳附近亦有大量民居,搵人才唔難。最怕係傳媒老闆人人自律,咁就自毀長城嘞!好似肥佬黎咁情願犠牲大陸廣告都要直言嘅傳媒,真係萬中無一咖!

Anonymous said...

我昨晚置身維園,從廿年來的燭光集會都未試
過要找一處容身之地來悼念廿年前因六四而犧
牲生命的同胞都感到困難,用「插針唔落」來
形容亦不為過,簡直是迫爆維園。

62,800、十五萬、二十萬,都只是冷冰冰的數
字;但平反六四的訴求,卻熱騰騰地埋藏在千
千萬萬人的良心裡。六四必定平反,只是何時
平反。根據華叔的預計,2023年是合理的推測
;因胡錦濤和溫家寶、翟近平和李克強等兩代
領導人任期滿後,新一代領導人可擺脫六四包
袱,正是平反的時機。

Michael

Anonymous said...

廿年前學生被趙生利用了,有人廿年後還繼續心甘情願被利用...
替犧牲了的學生難過,政變從來都有人被犧牲...

同學們,辛苦了

張宏艷 said...

六四燭光晚會,十多萬人擠滿維園和平紀念,我剎時明白了香港的可愛之處,其他城巿將不可能代替香港,因為香港的優勢就是--民主、自由、法治。

這些老生常談的事,說多了自己也麻木了、忘記了,其實正是這些基本保障,令人人樂業安居,令外資安於投資。

其實曾蔭權不必難過,他的「我代表香港人」沒有那麼大威力,十多萬人紀念六四,只因在二十年之際,能不感觸嗎? 反而他讓世人見到香港的自由,這才是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