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7, 2009

夏淑琴婆婆勝利了!

夏淑琴婆婆官司勝訴,我為這個好消息高興得頭昏腦漲! 可是,也為其他勝訴機會渺茫的官司難過。
她是南京大屠殺的倖存者,選擇了--或是被選擇--每一天都活在痛苦的回憶中。一家被殺的故事被中外媒體追問,見於各大報章,家人被殺的場面被搬進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展於人前。她被濃縮在家破人亡的恐怖回憶中,外人不斷要求她重複這個血腥經歷。
後來,日本的右翼學者看不過眼,出了一本書誣蔑她說謊,她為此遠渡重洋,在日本的法庭又一次回首自己的悲劇。
在這種背景中,我們2007年於南京見面時,她仍在為官司奔走。
官司打了五年,最後終於得到勝利!
可是,夏婆婆的勝利只是一宗關於出版物的誹謗官司,並非向日本政府索償的官司。其他數之不盡的挑戰日本政府的二戰勞工、「慰安婦」、軍票等案,仍在漫長地等待。
更多的是,活不到終審一刻,已經溘然長逝。
(照片是2007年南京大屠殺七十年,日本老兵坂倉清往南京演說時,與夏淑琴婆婆握手泯恩仇)

8 comments:

LEO said...

那張一笑泯恩仇的場面很是感人。至於中國同胞向日本索償一事,雖然我不感樂觀,但仍心願他們終有討回公道的一天。

有時我真的不太明白為甚麼中國政府對於這種申冤活動諸多制肘,有時甚至是鎮壓。對於他們去日本索償官事更是沒有分文資助。就我所知,資助他們的主力反而是日本人。我的政治見識淺薄,真的不理解何以會有這種情況?我是中國人,不了解日本大和民族尚且理解﹐但真的不理解自己同胞的政府在想甚麼。



LEO


LEO

Anonymous said...

1937年七月七日「盧溝橋事變」是揭起日本侵
略中國的序幕,隨即展開中國抗戰八年的苦日
子。日軍用了整整三個月的時間佔領上海,我
軍則向南京方向撤退。日軍野心勃勃,乘勝追
擊進攻南京。但由於缺乏後勤兼糧草,便肆意
搶劫殺害平民以獲得供給;軍隊紀律則蕩然無
存,更肆無忌憚去強姦婦女,這些暴行無日無
之。在佔領南京後便進行大屠殺,結果約有三
十萬名無辜同胞枉死,慘絕人寰。

日本人民對「南京大屠殺」的態度經常猶抱批
把半遮面;右翼學者(東中野修道)一書,將夏
婆婆描繪成「假證人」,在她傷口灑鹽,蔑做
事實,卑鄙無恥,枉為人師。

經過日本三級法院判夏勝訴,雖然只是誹謗官
司,但我覺得有突破性兼具深層意義。

Michael

wing said...

在一些地方,歷史是要為政治服務而被扭曲. 歷史事件可以因為當時的政治需要而被升溫或被降溫. 在距離中原的南方一隅,曾經被夷人借去(但已歸還)的地方, 同一宗族的人士,能夠享受獨立思考和自由發言的權利,亦是歷史的異數.

X世代 said...

當年中國抗日的是國民黨,同時還要對付攪事的共產黨,令國民黨疲於奔命。日本投降後共產黨奪權,因此,共產黨曾公開多謝日本皇軍,亦主動宣佈放棄索償。
既然中國國家都放棄索償,日本認定毋須賠償給戰爭中受害的中國平民。要怪不能只怪日本,還得要追究共產黨,此所以中國政府要打遏向日本索償的中國人民。

X世代 said...

阿WING,
在距離中原的南方一隅,曾經被夷人借去(但已歸還)的地方, 同一宗族的人士, 能夠享受獨立思考和自由發言的權利。
有在這自由地生長的某人在享受著自由給予他的名與利, 卻在北方某地公開發言說自己宗族的人不該太自由。 他生錯了地方, 亦是生物的異數!

wing said...

政治可以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 講求智慧.亦可能是一項高風險高回報的投資.有興趣參與這玩意的人士, 需要考慮和留意.

Anonymous said...

若果照「X世代」仁兄所說,莫非我們要像某本書的書名一樣——《來生不做中國人》?


LEO

martinoei said...

這勝利當然得來不易。

但最終目標應是爭取日本仿傚德國,立法規定否認南京大屠殺和侵略亞洲國家的言論,皆屬刑事罪行。日本的法西斯陰魂不散,卻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