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7, 2010

一位香港記者對80後的看法

(轉載自討論區lalulalu)
http://www.lalulalu.com/thread-1198847-1-1.html

星期六 20:06

昨晚九時半左右, 在立法會門前看到的一幕, 令我徹底地對部分「反高鐵人士」反感, 再跟他們行上禮賓府集會, 決定從此不會再尊重他們.

財會主席劉慧卿一宣布休會, 場外警方即時調配. 原本在立法會門外停車場近香港會一邊出口, 等絕食而暈倒的八十後青年送院的我, 突然看到大批警員由一邊快步行向另一邊, 以為有事發生, 所以跟著上前看, 到發現原來只是因應散場加派人手, 鬆了一口氣, 因此站在停車場的立法會另一個出口, 與行家閒聊起來......怎料, 眼前站在示威區內的幾名青年, 突然攀過一個個分隔不同示威者的鐵馬, 後面的同行者, 見有人成功, 有樣學樣, 跟著一起又攀又跳的, 警方見狀, 大為緊張, 即時加派人手扶穩鐵馬, 防止他們衝突警方防線.

先前已成功越過鐵馬的, 不滿警方阻止他們跨過最後一道鐵馬, 與警方激烈推撞起來, 期間不時叫囂, 情況相當混亂......只為火頭只有一個? 太天真了吧, 停車場大閘又突然有一班示威者要衝過來, 又與警方衝突起上來, 接著遮打花園那邊示威者, 又叫又推又撞鐵馬......混亂得立法會(相信)自03年23條集會後, 再次關起各出入口的大閘.

老實說, 他們發癲, 我沒有被嚇到, 依然冷眼旁觀, 因為早就在預算之內, 只是知道自己需要去了解, 他們因何要衝出來? 所以我細心聆聽他們叫的口號、訴求.

那我聽到的是什麼?「x你丫」、「衝過去!」、「差佬死開」、「直接對話」、「民建聯最無恥」、「x街」、「反高鐵」、「停撥款」、「撤回方案」......然後就是個別支持及反對高鐵人士互相指罵:

支: 「....(己聽得不大清楚)....攪錯呀採場?」
反: 「咩呀, 唔x得呀? 呢道你0架? 」
支: 「就係唔x得, 你推我地就唔x得!」
反: 「唔x鍾意死x開啦!」
支: 「x你老母......差人有人攪事呀.....」
反: 「....關你x事呀....」
然後係連綿問候的說話......原來想錄推撞UPSOUND, 錄著一輪粗口混戰, 已沒時間再理他們.

先將現場情況報回公司, 老細說要LIVE, OK! 但希望知道為何他們突然要衝出來. 這倒有點難到我, 由平靜至突然見到幾個人跨跳鐵馬, 實在不知他們目的何在.

前面有前面推鐵馬, 中間又有人與對家互相問候, 唯有問問站在較後位置的人, 他們衝過來的原因
「反高鐵囉!」
「咁點解要衝出黎呢?」
「都話反高鐵咯」
「我知, 咁點解反到要衝出黎呢?」
「個個都衝0架啦, 你問佢地做乜衝」
「唔該晒」

前面的, 未癲完, 不過終於聽到他們高叫要求與議員直接對話的口號...

看看手錶, 21:53, 致電公司向老細交待現場情況、LIVE的內容, 再準備做LIVE, 但突然看到那班不聽警方勸籲冷靜克刻的「衝擊者」, 突然慢慢散去, 再問行家, 才知原來大會剛發廣播號召, 轉到禮賓府繼續集會.....

22:02, LIVE完結, 一邊繼續留守現場留意情態, 一邊聽候老細差遣.22:14, 老細說, 跟他們上禮賓府吧, 不過同事「被困」立法會, 你頂住先, 睇下十點半做唔做到LIVE返黎

由立法會行上禮賓府, 路途雖不遠, 但亦不近, 還是斜路, 阿Q又減肥的我, 當多一個做帶氧運動的機會.

沿途看到行上禮賓府的, 不只八十後, 五十後, 六十後, 七十後, 九十後, 甚至2000後都有, 這刻, 他們是平靜的, 只是沿途高叫口聲......

抵達禮賓府門前時, 已是22:22, 上亞里畢道來回線已坐滿人, 擠得水洩不通, 部份行家較我早點到, 但大家所得的訊息差不多, 集會人士目的是展示人民力量, 要求與曾蔭權直接對話這時, 「大會」
0益咪說: 「今晚我地見唔到曾蔭權點呀?」
「唔走!」
「等到佢出黎為止」

但兩分鐘後, 又0益咪說: 「我地俾個半鐘頭曾特首, 要佢出黎回應我地訴求, 12點要佢出黎回應我地, 我地宜家係佢門口開PARTY!」

但12點曾蔭權唔出黎會點做呢? 「大會」冇講, 現場亦沒有人答得出.

十點半LIVE完結, 多點時間看他們想玩什麼, 老細說沒什麼的話, 十一點不LIVE了. 很好的決定.

邊和行家吹水, 邊陪那班人發癲, 其實已很討厭他們的行為及做法.

「我地, 宜家, 仲有好多人, 沿花園道行緊上黎, 但係, 佢地到左花園道, 警方就唔俾佢地轉入黎.」
「噓~~~~~~~~~~~~~~~~~~」
「我地要求警方放行!」
「放行!」、「放行!」、「放行!」「、放行!」、「放行!」
再行前一點:「CCTVB, 是是但但」「是是」「但但」
「陳志雲, x街」「袁志偉, x街」
噢, 原來T記行家正拍攝他們

再往前行, 聽到前面的青年邊行邊說, 「我特登趁佢做live仲唔x爆佢呀, 仲特登撞左佢幾撞添呀!唔x佢點會咁快影完呀」

呢一刻, 我真係忍唔住了, 但我可以做什麼? 心地唔好的我, 只好借多人為由, 不斷踩甩佢鞋踭......

十二點到了, 大會呼籲大家散去, 明天再繼. 但陳巧文等人再拿起咪高呼, 要通宵留守, 歡迎大家加入......

OK, 你有你繼續留守的權利, 即使不太滿意收工時間一再押後, 老細亦說不用和他們玩通宵, 但我和同事還是陪這班人癲下去, 繼續在現場吹吹風、吹吹水...

這班人, 打起鼓、唱起歌、跳起舞來! 好聽點可說他們像很歡樂的模樣, 但更貼切的, 應是形容他們索了K般忽左!

陳小姐露出股隙的坐在地上, 其他人有的手拿香煙, 不斷吞雲吐霧, 像十年未食過煙一樣, 不斷將煙圈吐出; 有的雙手向天舞動, 身體左右搖擺, 三五成群的高聲喪笑, 唱的除了不知名的歌以外, 就是"WE WILL WE WILL FxxK U"的歌...... 真想不出這和反高鐵有何關係?

分散的圍著他們看的記者, 除了要LIVE的CABLE之外, 相信沒有一個有採訪他們的意慾, 還是自顧自的商討「買兇大計」(哈哈)

突然間, 有跳舞中的四眼妹妹轉身向著我們說: 「記者, 一齊跳丫! 一齊跳!」我真的有點傻了眼, 原本對著他們已口黑面黑的我, 唯有即時別過面來, 否則我真會回應他們一句: 「收皮啦, 八婆!」

但原來更絕的是, 同事說, 他剛剛也被邀請一起跳舞, 但對方說的是: 「靚仔, 一齊跳舞啦, 黎啦!」

吓?!?!?!

反感到極點的我, 真的沒辦法再留守下去了, 正盤算什麼時候離開, 看到陳小姐一眾人突然個個拿好背包、手袋, 咦? 他們不是說要通宵守候曾蔭權嗎? 難道是相約去洗手間? 還是因為搏上鏡不成而意興欄柵?

00:52, 他們又打著鼓, 吹著BB的, 向花園道方向步行離開, 鬧劇終於可望結束, 通宵更的ANCHOR同事想問問清楚, 他們是回家, 還是回立法會, 我就追著一個吹著BB的哥哥, 問他們正往何方, 他說:

「哈哈, 其實我都唔知喎, 你都係問佢地好d0勒!」
「@@, 哦!」

我唯有再問另一個鬍鬚四眼哥哥, 他卻支吾以對:
「請問你地宜家去邊呀?
「er...」
「下?」
「你跟住行咪知囉!」
(妖)「係返屋企定點呀?」
「um...」
「返屋企定返落立法會集會呀你地?」
「...返立法會先, 我地落立法會!」
「唔該!」

一整晚的鬧劇, 真的落幕了! 陳朗昇高呼一句:「yeah! 收工!」是我全晚聽到最開心的說話......

我支持興建高鐵, 但從不反對他人反高鐵, 因為香港是一個自由的社會, 理應容下不同聲音. 大家都表達意見的自由, 方法亦可各式其色, 因此就算立場不同, 我還是讚賞以苦行方式請願的八十後, 就算有人認為要抗爭, 就要用激烈的手法, 才可達到效果, 這點我也不反對.

但我反對、反感的, 是那些根本不知為什麼要衝就先衝的示威者; 那些隨意就煽動他人情緒的領導者; 那些借題發揮的抽水友; 那些搏出位搏上鏡的低能哩; 那些一見警察就覺得自己被迫害的精神病患者; 那些自命公民抗命就妄顧一切的刁民; 那些不分是非黑白就批評記者工作的市民......

昨晚, 短短幾小時, 看到的遇到的, 主要就是這班人, 這是香港的未來嗎? 如果答案是「是」的話, 我真的感到很可悲!

1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反高鐵的人來自四方八面,跟本就係一盆散沙,當然乜嘢人都有,有乜出奇!

Duke of Aberdeen said...

這裡結集了更多記者的
討論,各種意見都有。

martinoei said...

我作為一個做了十五年評論的人(我貌似八十後,查實七十後,我只不過家族遺傳駐顏有術,並平日滿口潮語),我很慎重提醒你,你轉載這篇由新城電台許小姐寫的文章,極有問題。

1. 許小姐蓄意襲擊示威者己是違法行為,根據香港現行法律,有示威者用common assault來告她,罰款以及社會服務令是絕對跑不掉。

2. 許小姐的文字,完全沒有專業記者應有的責任和操守可言,用偏見寫東西,不查根究底,還當什麼記者?

小弟用港賊記者來形容篇文原作者,你自己想一想,我亦不止一次在此指出你轉的東西,或寫的東西有問題。我在1月15日至16日,全副武裝跑上前線,在twitter自發報導,運動量不輸以前跑台灣總統大選,但都要做,因為我不可能靠傳媒不專業報導寫評論。

Anonymous said...

妳不滿反高鐵人士的行動並不緊要,但你無須轉貼他人文
章來抹黑成個組織,太卑鄙。

Anonymous said...

貼篇野出黎又唔敢講自己立場,即係有咩事就等作者自己承受?唔怪得話呢一代D主播/記者都冰雪聰明,撈邊行都掂!

CopyLion said...

樓上,由佢講得出「仆街不是仆倒在地上咁簡單」又連source都quote錯,你都唔係唔知佢有幾專業幾考究啦下話?

Anonymous said...

To Mar,
蓄意襲擊示威者?唔通襲擊警員就係正當?
同依一篇係許小姐的日誌,專不專業又係你去決定,而且香港報紙上又有公正?
你有言論自由,可以評估他人,可惜個人認為你完全沒有為一個評論人的資格,用偏見寫東西,自我澎漲,同一個紅衛兵分別不大.
香港就黎成為一言堂,連一個記者聲音都容不下,何來自由?

martinoei said...

給果位叫匿名的無膽匪類

如果你無讀Criminal Law,我勸你少來獻醜,警察違反警察通例以及其他關於Riot Control Agent的Standing Order擅自動用胡椒噴霧,不單足以令示威者可以用Self-Defense作為免責辯護,而且可以反告警察ABH,以及被紀律處分(違反通令),警察的內部文件及訓練不斷強調,任何攻擊行動一定要作verbal warning,因為一旦構成非法使用武力係特警成都保唔住你。所以警察一般係槍都唔拔,唔信你自己睇晒法律書再同我講。

之後你堆文字人身攻擊,證明乜嘢叫無膽匪類。

Dr.Planet said...

這班人真的不知所謂,雙重標準,輸打贏要。倒過來是泛民有事,例如甘乃威事件。不見得這班人會走出來聲討和「維護」社會道德價值。
這篇是網誌而不是學術性的文章,網主已經把原文的網址列出便可,不用講究格式,請不要雞蛋裡挑骨頭。

Anonymous said...

我不清楚法律,但以你咁清楚法律,我都明白警方點解做乜野都咁無力.因為下下都要同法律打交道,咁多玩弄法律的人,公義當然難存.
你可以確定警方無警告示威者?
我係評你,但你都人身攻擊許小姐. 如果你覺得我言語攻擊你,我在此道歉,但前題下你都要諗下你自己既言論!
人地言論就有問題,別人評你就要發狂
我尊重你既發言,但不尊重他人所見的人,
都推動香港成為一言堂

Anonymous said...

呢班人背後有大律師支持,利用法律漏洞逞兇。

post-monitor said...

"等絕食而暈倒的八十後青年送院"??????
專業記者採訪有人企圖跳樓的新聞時,心裡想的,是不是"係跳就快啲跳,唔好又要我OT"??????

Anonymous said...

點解啲憤青燒記者書包,又無乜人批評?

我睇電視直播,啲80後笑住衝擊立法會,實在令人奇怪,乜衝擊立法會係玩遊戲? 定係佢哋明知一定無後果所以出嚟玩?

我相信絕大部分80後青年都係為社會站出來,但不排除有一班人純粹無嘢做出嚟hea。

Leo said...

星期五晚十一點幾收了工我才到立法會, 我見到的是音樂會, 留了兩個多小時, 看見的是非常開心的集會, 完全沒有什麼激進的行為, 這說明只是很小很小部份的人有過了火的行為. 世界上每逢有示威集會都一定有一些無政府主意者搞事, 可惜九成九的目光就聚焦在這些人上, 這是否就要全盤否定集會人仕的訴求呢? 而最重要的是何解在立法會外面會有這麼多人集會? 是誰把他們引了出來? 現在所有人都講80後點點點, 不知是否這是spin doctor的鬼計, 高鐵的問題在社會各個階層都有好多意見, 點解只講80後有意見? 這位記者在她自己facebook講感受是沒什麼大不了, 她不是報導新聞中, 不需所謂持平, 這裡也只是私人blog, blog的主人想發表什麼就發表什麼, 看的人喜歡的可以繼續來, 不喜歡的看其他你所喜歡的, 無謂嘈~

Anonymous said...

現在真的知道所謂只識讀稿的新聞主播是甚麼一回事!
真替事事求真的有線新聞可喜。

fitlow said...

我係掹車邊的70's後,我唔明為何你們好像大發現般,呢個現象不是現在才有卦!眾人畫清界線之快使人嘆為觀止,還有為何你們不指責這位只嫌人阻佢收工兼心存報復不斷踩甩人鞋踭的記者?

這才是香港未來的悲哀呀.

ps
我早在起西鐵時已建議起埋專線,但今次條數真嚇人,兼政府太多隱瞞.我更認為總站在啟德好過在西九.

Anonymous said...

果個人趁記者做直播狂講粗口又撞人,阻礙正常新聞採訪工作,梗係要踩佢鞋踭。

咁唔鐘意無線新聞,咪去同袁志偉講囉,唔應該為難前線記者,簡直係欺善怕惡。

我支持網主在自己的BLOG講自己的意見!

fitlow said...

#13同#17的Anonymous
我諗你應是同一人,
其它討論區大把人鬧憤青燒記者書包;
記者職責唔係有仇報仇;
不過我同意咁唔妥TVB應該找袁志偉同陳志雲,唔好玩弄前線記者.

Anonymous said...

我諗係呢個社會道德淪亡所導致的後果。 唔好話d 反高鐵人士, 就連記者有時都有粗言穢語問候市民,以為自己是記者就大晒, 唔好只係講示威人士錯晒, 其他人包括警方、記者就zero mistake. 想全面地評論理應理智及了解事件之全部先好出聲批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