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02, 2006

內地孕婦軍‧一

身為孕婦,見到醫管局難以控制「走數」內地孕婦,十分氣憤。

醫管局提出措施,將入院費由2萬元增加至3-5萬元,天真地以為能減少20%內地孕婦。其實不但不能減少來港孕婦,也漠視了「走數」問題。如果存心欺騙,連2萬元的入院費也不付,則3-5萬元的費用也不會付,加不加價,跟本毫無關係。到時真正付款的人少了,住霸王醫院的人一定不減。助產士、醫護人員的壓力同樣大。

內地孕婦生子後可以輕易走掉,因為領取出世紙太方便,只須多付費用,便可一天內取得出世紙。拿了証件,帶了孩子,醫院中門大開,便堂而皇之不付款回家,反正無人檢查,出入境也不限制。

前兩天,明報訪問了法律專家陳文敏教授,講明以行政手法限制霸王孕婦,例如限制無居留權的孕婦來港、不付入院費則沒有出世紙等,不會侵犯人權。但醫管局諸公聽而不聞,視若無睹。納稅人的錢,就白花花消失了。

醫管局到底在做甚麼?

有關陳文敏教授訪問,請見下列網址:
http://news.sina.com.hk/cgi-bin/news/show_news.cgi?ct=headlines&type=comments&date=2006-11-30&id=2281834

9 comments:

chimmelody said...

我覺得提高住院費的計劃好白痴,想出來的人更是低能,因為走數的人永遠是走數,話之係一百萬的數.....
我怕的是難為了好市民,要捱貴價生育套餐,無陰公!

kris t. said...

限制內地孕婦入境,不知是否可行.(在不帶歧視的眼光下,我們不應只限制內地孕婦;是所有的非香港居民孕婦).

但醫管局可與入境處聯網,未付清費用的外來產婦不可離境.

享用了醫療服務而不付款,跟走進商店拿了商品不付款(偷竊),有何分別?

欠一元也不能離開.

不過,這樣做,可能又會加重了警隊和監獄的負荷.

Anonymous said...

前些時候報導﹐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原因﹐當然香港有較高服務質素﹐又可以令初生嬰兒自動有居港權﹐領香港出世紙﹐還有最大優點是﹐可以繞過中國的一孩政策﹐多生幾個都不用受罰﹐香港加幾多費用﹐都比內地罰款低。還有在內地生產﹐醫院立即為孕婦扎結﹐防止夫婦再有第二胎。


香港治標的方法是提高收費﹐延發香港出世
紙﹐治本方法是﹐經人大賦予本港所有醫院代內地施行﹐“一孩政策”﹐ 持中國護照﹐來港雙程證﹐和不能證實身份的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後﹐本港醫院除提高收費﹐ 並奉送即時扎結手術﹐貫徹一國兩制﹐內地婦女跟內地制度﹐雙“管”齊下﹐嚴格執行﹐而香港和外國婦女跟香港制度﹐可自由參選擇。

Anonymous said...

改正“可自由選擇”

曾震 said...

堂堂一名專業會計師,不知道為何肥胡只想到加費﹖窄取小市民的血但又不止血,如何能根治醫管局的財赤﹖

Anonymous said...

我搞不清,究竟內地婦來港產子,對醫管局來說,是這條「財路」,還是亂花港人交的稅呢?

wong said...

不能通過釋法,令港男的內地太太兩地無法産子!

我是香港永久居民,於2003年下半年與一名中國籍女子於內地註冊結婚,本人已將已婚及配偶資料向人事登記處申報!

對於最近討論內地産婦來港産子的問題,我一直很煩惱。雖然我是香港居民,但是太太是內地人,如太太在公立醫院産子而要加收費;但如果香港女子與內地男子結婚,在港産子是可以正常使用公立醫院的設施!本人每年依時納不少稅,但是因爲我是男的(不能産子),而妻子是內地人來港産子而加收費的情況,本人一直覺得有違基本法男女平等精神。

最近太太有喜,現時在香港我太太睇醫生及做檢查一直是去私家醫院;我太太如在大陸産子,一定要辦理計劃生育准生證,但大陸計劃生育部門表示因我同太太是涉外婚姻不能給予辦理計劃生育准生證,叫我太太來港産子。我睇新聞講二月一日起,懷孕七個月以上的孕婦未能提供預約書將拒絕入境!不知政府在作出此決定前是否有做過調查?對於配偶是香港人的內地産婦來港産子究竟有幾多?在保障本港孕婦,並沒有考慮到港男與大陸女子結婚的人群! 希望政府對於配偶是香港人的孕婦(懷孕七個月以上),如入境時能夠提供與港人的結婚證明書可以放寬入境。

如果有部份港男在無能力承擔沈重的醫療費用下,將涉及歧視港男娶內地女子的生育權力。另一方面有一些在內地工作的港男又要交香港稅又要交大陸稅,但其懷孕的內地太太卻要負擔香港超高的醫療費用又或只能在國內産下嬰兒,但港男的嬰兒要在大陸排期一兩年才能取得香港身份證,這些人得不到基本法保障。

要解決兩夫妻都不是香港人而湧來香港産子的問題,其實是可以通過人大釋法,配偶是香港人的孕婦在港所生的嬰兒才可取得居港權;對於夫妻雙方都不是香港人的孕婦在港所出生的嬰兒不准獲得居港權,嬰兒雖在港出生,但無法取得居港權,香港政府亦不需負擔社會福利、醫療及長遠的教育負擔,要讓其嬰兒回大陸入戶口,肯定能減少或沒有內地孕婦再願意湧來香港産子。

本人一直以來都有向香港政府、衛生福利及食物局等部門反應以上的情況,但都是沒有得到答復及政府作出決定時沒有保障我們這些人,爲何港男與內地女子結婚生子如此困難重重?就上述情況,本人希望貴議員協助提出司法覆核。



E-mail: hkma@hotmail.com
黃生

wong said...

不能通過釋法!令港男的內地太太兩地無法産子!

我是香港永久居民,於2003年下半年與一名中國籍女子於內地註冊結婚,本人已將已婚及配偶資料向人事登記處申報!

對於最近討論內地産婦來港産子的問題,我一直很煩惱。雖然我是香港居民,但是太太是內地人,如太太在公立醫院産子而要加收費;但如果香港女子與內地男子結婚,在港産子是可以正常使用公立醫院的設施!本人每年依時納不少稅,但是因爲我是男的(不能産子),而妻子是內地人來港産子而加收費的情況,本人一直覺得有違基本法男女平等精神。

最近太太有喜,現時在香港我太太睇醫生及做檢查一直是去私家醫院;我太太如在大陸産子,一定要辦理計劃生育准生證,但大陸計劃生育部門表示因我同太太是涉外婚姻不能給予辦理計劃生育准生證,叫我太太來港産子。我睇新聞講二月一日起,懷孕七個月以上的孕婦未能提供預約書將拒絕入境!不知政府在作出此決定前是否有做過調查?對於配偶是香港人的內地産婦來港産子究竟有幾多?在保障本港孕婦,並沒有考慮到港男與大陸女子結婚的人群! 希望政府對於配偶是香港人的孕婦(懷孕七個月以上),如入境時能夠提供與港人的結婚證明書可以放寬入境。

如果有部份港男在無能力承擔沈重的醫療費用下,將涉及歧視港男娶內地女子的生育權力。另一方面有一些在內地工作的港男又要交香港稅又要交大陸稅,但其懷孕的內地太太卻要負擔香港超高的醫療費用又或只能在國內産下嬰兒,但港男的嬰兒要在大陸排期一兩年才能取得香港身份證,這些人得不到基本法保障。

要解決兩夫妻都不是香港人而湧來香港産子的問題,其實是可以通過人大釋法,配偶是香港人的孕婦在港所生的嬰兒才可取得居港權;對於夫妻雙方都不是香港人的孕婦在港所出生的嬰兒不准獲得居港權,嬰兒雖在港出生,但無法取得居港權,香港政府亦不需負擔社會福利、醫療及長遠的教育負擔,要讓其嬰兒回大陸入戶口,肯定能減少或沒有內地孕婦再願意湧來香港産子。

本人一直以來都有向香港政府、衛生福利及食物局等部門反應以上的情況,但都是沒有得到答復及政府作出決定時沒有保障我們這些人,爲何港男與內地女子結婚生子如此困難重重?就上述情況,本人希望貴議員協助提出司法覆核。

E-mail: hkma@hotmail.com
黃生

wong said...

不能通過釋法,令港男的內地太太兩地無法産子!

我是香港永久居民,於2003年下半年與一名中國籍女子於內地註冊結婚,本人已將已婚及配偶資料向人事登記處申報!

對於最近討論內地産婦來港産子的問題,我一直很煩惱。雖然我是香港居民,但是太太是內地人,如太太在公立醫院産子而要加收費;但如果香港女子與內地男子結婚,在港産子是可以正常使用公立醫院的設施!本人每年依時納不少稅,但是因爲我是男的(不能産子),而妻子是內地人來港産子而加收費的情況,本人一直覺得有違基本法男女平等精神。

最近太太有喜,現時在香港我太太睇醫生及做檢查一直是去私家醫院;我太太如在大陸産子,一定要辦理計劃生育准生證,但大陸計劃生育部門表示因我同太太是涉外婚姻不能給予辦理計劃生育准生證,叫我太太來港産子。我睇新聞講二月一日起,懷孕七個月以上的孕婦未能提供預約書將拒絕入境!不知政府在作出此決定前是否有做過調查?對於配偶是香港人的內地産婦來港産子究竟有幾多?在保障本港孕婦,並沒有考慮到港男與大陸女子結婚的人群! 希望政府對於配偶是香港人的孕婦(懷孕七個月以上),如入境時能夠提供與港人的結婚證明書可以放寬入境。

如果有部份港男在無能力承擔沈重的醫療費用下,將涉及歧視港男娶內地女子的生育權力。另一方面有一些在內地工作的港男又要交香港稅又要交大陸稅,但其懷孕的內地太太卻要負擔香港超高的醫療費用又或只能在國內産下嬰兒,但港男的嬰兒要在大陸排期一兩年才能取得香港身份證,這些人得不到基本法保障。

要解決兩夫妻都不是香港人而湧來香港産子的問題,其實是可以通過人大釋法,配偶是香港人的孕婦在港所生的嬰兒才可取得居港權;對於夫妻雙方都不是香港人的孕婦在港所出生的嬰兒不准獲得居港權,嬰兒雖在港出生,但無法取得居港權,香港政府亦不需負擔社會福利、醫療及長遠的教育負擔,要讓其嬰兒回大陸入戶口,肯定能減少或沒有內地孕婦再願意湧來香港産子。

本人一直以來都有向香港政府、衛生福利及食物局等部門反應以上的情況,但都是沒有得到答復及政府作出決定時沒有保障我們這些人,爲何港男與內地女子結婚生子如此困難重重?

E-mail: hkma@hotmail.com
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