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06, 2007

日本老兵在南京‧二


在南京有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探訪這個六朝古都。第一次以普通話作即時翻譯。第一次接受內地媒體訪問。還有,第一次進國內的急症室。

首天演說完後,回到酒店已經快十一點。87歲的坂倉老先生入浴後,一不小心滑倒,後腦碰到浴缸,血流如注,我們都嚇傻了。

手忙腳亂地止了血,叫了救傷車,半夜三更進醫院。幸好他沒有大礙,不斷說沒事,又說不痛。醫生表情嚴肅地檢查了,照了CT,再縫了兩針,還要留院一晚。老人堅持說感覺良好,不肯取消第二天的見證會。

這是縫了兩針包紥後的照片,我拍下他的樣子,問道:「看看你的尊容,你真的以為自己沒事嗎?」

1 comment:

piglet said...

倉老先生, 可要多多保重身體!

老先生的見證真是令我十分感動,
因日本那麼多人, 在那麼偏左的儒養文化裡, 尚仍有他,
背負著的,
不僅是揭示檢視自身血淋淋殘性的壓力,
還有集合了國家民族悲慟的斥責
承受著,一直承受著
他的贖罪, 令我很是感動


請張小姐囑嚀老先生務必要保留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