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5, 2011

快樂的功課



太久沒寫blog,太久沒看電影,太久沒看書,變得言語無味,面目可憎。這幾天偷閒讀書看戲,多了一些文化的溫柔滋潤,感覺特好。


前幾天與james見面,他是很留意別人演講、寫文章的人,他問:「你看了the King's Speech沒有?」

我如夢初醒:「說得好! 自從奧斯卡奬公布後,一直想看這電影,想著想著就忘記了。」

他:「我們這些喜歡留意別人演講的人,看那位治療師如何幫助國王克服心理障礙,實在精彩!」

james曾在不同國家的電視台與電台工作過,也是新聞界的行家,兩人特別多共同話題。趁週末有空,找來一看,不但故事新鮮,而且timing拿捏精準,演技精湛,難怪榮膺四項大獎。

看戲時,如久旱逢甘露,每一格畫面、各一段音樂,都令人快樂。

記起昔日訪問日本漫畫家弘兼憲史之時,他說:「我一天看一部電影,有時看兩部。」
我奇道:「為何看這麼多?」
弘兼:「當然要看,否則自己不斷創作,只會吃老本,很快搾乾。」

他這一席話深印腦海,從希治閣的電影找靈感,從黑澤明的電影學分鏡技巧,這麼快樂的功課,何樂而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