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30, 2008

世上只有媽媽好


收到新書那一天,媽媽坐著看,越看面色越沉,說道:「這些家事,有甚麼好說的?」言下之意頗有不滿。

其實,我寫的時候,也滿有猶疑,不知應該怎麼寫好。趕著交稿,書也印了,書局都賣了,收也收不回來。心中不免又悔又恨,更希望沒人見到,沒有人買,低調地過去就算了。

過兩天,媽媽看完其他文章,竟又道:「後面寫日本人的這幾篇,還不錯。」臉上笑容燦爛,又說:「妳再拿幾本來,我送給其他親戚。」

我以為自己聽錯:「妳不是說這是家事嗎? 真的要給親戚看嗎?」想起那兩天她難過的樣子,大惑不解。

「算吧,反正妳把書預備好,送給大家。」她又興致勃勃起來,渾忘之前的不快。

心中懸著的大石,終於落地。無論多淘氣,也是自己的孩子好。無論多生氣,還是自己的媽媽好。

只是,還沒敢讓父親看。

4 comments:

chimmelody said...

說真的
最感動我的
便是你的"家事"
尤其是囡囡把你包包的鎖匙收起那一篇
我很喜歡

Anonymous said...

宏艷:

但願令尊還懂得痛罵妳......:(

Daniel.

阿貓 said...

Literally moved to tears several times. Thanks for reminding me of the positive, sometimes even noble, side of man...

TWcatcat said...

剛剛從手上放下"一步一窩心",轉身上網,本想搜尋一下"回頭已是百年身"的資料。 竟給我發現了這個地方,呵呵!! 便走上來留個言吧。

很想告訴妳,在看書的過程中,眼有流過淚,口也曾笑出聲。